Lucía

性感Luc,在线发刀

扬灰


毓骁×艮墨池
不喜慎入

Warning warning warning:千万千万不要被题目欺骗!放飞自我产物,小心被毒哦~




真的要看?那就开始吧:



遖宿王在边境御驾亲征六个月,与瑶光王慕容黎同乘合攻天权。最后以遖宿主动退出而不了了之,史称:离婚之战。
期间遖宿王夫艮墨池主持朝局。仓廪实,民心齐。

----em……装逼失败然后开始单口相声----

在遖宿,人人都爱王室夫夫。如果你是像琉璃国王爷那样远道而来的外邦人,遖宿人会超级好客的用王室黄金狗粮招待你,十天十夜不重口味,包君满意;不过你要是中垣人,就算遖宿风景再秀丽,你也根本不会想去遖宿那种地方。毕竟人家世世代代单身狗都恩恩爱爱的过日子了,然鹅你还没有男朋友。

不过很快,遖宿的旅游收入就要增加了。因为王室模范夫夫--
离婚啦!

事情其是这样的:

在某个遖宿王出征的日子里,王夫处理完事务后日常想念夫君。王夫殿下抱着从师父那里继承来的神鸽对它念叨:昱照山险无多路,飞奴殷勤为探看~

这神鸽就扑楞楞的带着王夫的爱意去了那传说中的天险昱照山。
神鸽就是神鸽,一大只鸟呼啦啦的飞进遖宿王帐竟没一个人发现。神鸽就悄悄咪咪地趴在帐顶横梁上偷偷观察遖宿王毓骁的一举一动。

白天倒也没什么,毓骁老老实实的看地图做布局,神鸽很满意。不过到了晚上,毓骁可就犯了大错了。

因为今日打了场小胜仗,毓骁邀请瑶光国主慕容黎来小庆一番,刚好讨论下一步行动。
起初两位王上相谈甚欢,不过这谈着谈着就谈到了酒桌上。毓骁一杯百英玉露,慕容黎一杯梨花酿。你一杯,我一杯,喝着喝着就迷迷糊糊不分你我。
一迷糊就容易坏事,毓骁这厢靠在慕容黎的肩上,摸着他的手说:阿黎,这么多年还好有你在身旁。

神鸽一听,这可了不得了,气得飞下房梁叼走毓骁头上的双珠玳瑁簪回了遖宿。
毓骁这时候还傻笑着说:阿黎你看,哪来的这么大鸽子!

神鸽回到遖宿,将簪子交给艮墨池。艮墨池一看,吓了一跳,以为毓骁出了事。抓着神鸽的手抖得控制不住,他问:飞奴,你老实告诉我,毓骁他,他怎么样了?

神鸽看小主人误解了它的意思,赶紧咕咕咕的解释起来。艮墨池听到毓骁没事还打了胜仗才缓了一口气。然而当他听完,这口气又堵回了嗓子眼,怎么也下不去了。

偌大的寝殿里,艮墨池把玩着簪子,脸色难看的紧。他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把簪子摔到了地上。

他一边骂,一边踩着簪子碎块把它碾成碎末:“好你个毓骁,你戴着我亲手做的双珠玳瑁簪,喝着我亲手酿的百英玉露去和别的男人鬼混!竟然还是好多年!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我艮墨池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呵,不过是一个痴心妄想的跳梁小丑吧!师父当年劝我不要嫁,我偏不听,用尽手段只为了和你相守。你也是真好啊,真当得起我这份痴情!”
他又让宫侍将地上碎末扫起,靠着寝殿外的汉白玉栏杆将碎末扬到天权方向。
“毓骁,从今往后我们再也无关,死生不复相见!”

艮墨池一路飞驰回枢居,每天和师父师兄打闹玩笑好不快活。

遖宿这边可就不好过了。王夫跑了,没人主持大局,太师急得一边给毓骁寄信,一边派人求王夫殿下回来。枢居可不是茅屋,那些信使说客全被拦在外面,连王夫的面也没见成。

毓骁看过太师密函,怎么也不信。他翻来覆去检查了好几遍,的确是老师字迹,也没有伪造的痕迹。可是自己这边也没做什么对不起墨墨的事,墨墨怎么就撂挑子不干了呢?不过老师肯定不会撒谎,他决定先回去看看朝中情况。

毓骁没日没夜的跑回王城,冲到寝殿准备推开门的前一刻却迟疑了。他满脑子都是异世人称薛定谔的猫理论。
我真的不知道推开门的那一刻亲亲墨墨到底在不在啊!万一不在可咋整啊!万一在我又该怎么解释啊!

他纠结了许久终于推开门,还好,墨墨不在,不用解释了。

等等什么?墨墨不在?墨墨真回枢居了?完了完了麻烦大了!

毓骁赶紧把军队收拢回来,扔下万脸茫然的瑶光军队单打独斗。慕容黎倒是看的透,也收了兵,派人去和执明谈判。

毓骁把朝中事务一股脑儿的扔给太师,自己跑去追媳妇。结果年迈的太师头发更白了。

毓骁跑到枢居外自然也进不去,当他亮身份的时候,天枢旧将还亲自将他叉了出去。
毓骁蹲在枢居五里外的歪脖子树下,感叹墨墨真是给他面子,还派了将军对付他。

就这样毓骁在那棵歪脖子树下一蹲就蹲了十天。
十天后,仲堃仪避开艮墨池见了毓骁。毓骁絮絮叨叨的解释了两个时辰还挨了仲堃仪一顿好打才被允许五天后进枢居。毕竟枢居有十万大军要养活,没准还能再捞一笔。至于毓骁能不能见到艮墨池就看他自己本事了。

五天后,毓骁带着没好全的伤进了枢居。按照记忆里迎亲的地方偷偷的摸过去。果然,捕捉到一只正在和骆珉下棋的艮墨池。

毓骁蹲得脚麻,不小心弄出动静被艮墨池发现。艮墨池唰的黑了脸,把骆珉推出去,像是要和毓骁决一死战。

紧张紧张紧张,空气中仿佛藏了十斤黑火,一触即爆。

毓骁秒怂跪在艮墨池面前,哆哆嗦嗦道:“墨墨,你听我讲。慕容黎是我小叔叔,我和王兄幼时就没了父王,全靠小叔叔护我俩王位无忧。那日我喝得有点多,小叔叔的梨花酿让我想起了王兄,想到了这么多年我们兄弟俩,真是不容易才会那样。墨墨你放心,我对你绝对绝对没有二心!如有一句谎话,天打雷劈!”

呼隆隆~八月份的天嘛,就是给力。

艮墨池冷笑道:“打雷了,你还想说什么?你对你的小叔叔也能下得去手,毓骁啊毓骁,你真行啊你。”

毓骁这回真急了。虽说他俩都不是天玑人,但是这种事也太过凑巧,小叔叔又生得美貌更难说清。

这时候慕容黎的鸽子扑啦啦的飞进来,在毓骁面前转悠。毓骁把密信解下,匆匆一瞥,感叹小叔叔真是雪中炭及时雨。他膝行到艮墨池脚下,毕恭毕敬的把密信供到艮墨池面前。

艮墨池不耐烦的看了一遍,撇撇毓骁后又看了一遍。把信砸到桌面上,冷着脸道:“没有下次。”说罢,便往外走。

毓骁赶紧追上去,将王夫殿下请回遖宿。

王夫回朝,万民庆贺,架势同大婚一般。
不过那些还没来得及回家的中垣其他国家人发誓这辈子再也不来了,就算遖宿个个是天仙处处是极乐也不行。尼玛明争暗秀,真是玩的一手好战术,辣眼心还脏。

从此遖宿的旅游业一直衰退,直到小王子殿下出生的那一天,彻底崩溃了。


很多年后在遖宿王墓中,两具不腐尸紧紧握着手,一个头戴双珠玳瑁簪,一个腰系碧玉珏。

再也不分离。
永远不分离。


End.



脑洞来源:
汉乐府的郊祀歌《绕歌十八曲——有所思》

有所思,乃在大海南。 何以结相思?双珠玳瑁簪,用玉绍缭之。 闻君有它心,拉杂摧烧之。摧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以往,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鸡鸣狗吠,兄嫂当知之。秋风肃肃晨风飔,东方须臾高知之。




蛤蛤蛤蛤蛤各位被毒到没有啊?
抓住生日尾巴任性浪一把啦啦啦~

评论(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