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ía

性感Luc,在线发刀

今生偏又遇见他

Te amo!!!!!!

🍂安吉丽娜:

·FOR YOU,Dearest.darling @是Lucía不是Lucia


.艺术家的疯狂恋爱


·他们属于彼此,always



“若说无奇缘,今生偏又遇见他;若说有奇缘,奈何心事终虚化”



伦敦,1944,春


庭院里有昨夜剩余的冷面包和烟熏肉。樱花似海潮,坠了几瓣儿淡粉在食物上。可能携着香韵,吃上嘴也满口留香。铂金色的少年在春光里显得有点突兀的冷傲,夜的寂、春的躁,全为一食味,在两片软薄的唇里残留。细看那花儿,摇摇地点在他淡粉色的唇角,他连着花吃下了,仿佛天生就是食着春花秋月长成这般可爱模样儿的。暂且忽略这晚的热风吧,他一个人守着一个庭院,眉心却紧皱,等待的漫长融化了他坚硬的外壳,纵使他永远——永远这个词不便乱说,纵使他的等待如这里的春花易逝,也有人愿赴他的约在所不辞


那个人携着落叶的泥腥味儿出现在夜幕里,少年头也不抬,和他出现前一样静默。可那位的眼睛可真荡漾啊,你要把整个苏丹的宝石熬化,请远山的仙女来施法——赋予整个森林里最纯粹的碧,搅出一锅鲜翠温软的瞳色,再让技艺娴熟的匠人倾倒入精致的眼窝,任他用浓稠的爱意拉你坠入温柔乡


这位先生浑身的气质和冷感美的铂金少年相斥。他是天边刹那间的火焰,先生就如雨幕里的红伞,他包容他的冷淡,正如他以前做的那样,俯身衔走他嘴角的残花,干燥的热气烘湿少年眼里的冰蓝,现在他的眸子湿漉漉一片。那位先生单膝跪在他的面前,半是宠溺地道歉:“Honey,I’m late”


少年没有答话,手指扒着木椅框,懒懒地盯着他


那位先生也不恼,见此也只是散开一朵笑,执起他的手落下细碎的吻,从指尖蔓延到突起的骨节,虔诚地像在吻一座艺术雕像。不由得怀疑,这个少年非人的美到底归属人间,还是天堂


“我明天有一天假,我来陪你好不好”


“明天我有一场剧”


“那我来看你”


“不行”


“为什么不行”


若不是语气语气太平淡,他们看上去就像是在争吵。先生换了姿势,依旧蹲在少年面前,托住他纤细的脚腕放在膝盖上给他系鞋带。沾有泥的鞋底直接搁在做工精致的西装裤上,少年并没觉得惊讶,接着开始玩手指,很是习惯对方为自己这样做。默了半晌,他率先打开话头:“你来他们又会说些我不爱听的”


“你怕这个?”先生轻笑出口,颇有心思的打了个蝴蝶结


“你会影响我的剧的评价。别装傻了,他们都说我是你的金丝雀”


他似乎笑得更大了些。站起身拍了拍灰尘,挨着他坐下。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根薄荷烟叼在嘴里,少年见了扑过去抢,被他轻易捏住手腕推回去


“是谁说的这些?”


少年脸色陡然一变。他清楚这个人的血性,说出口的名字第二天可能就会从世界上合理地蒸发。他呼出一口气,装作不在意的耸肩,“只是听说而已,没什么”


“Draco,别对我说谎,这对你没好处”先生没有点火,形状优美的薄唇含着一小节烟头,说话总有点含糊。


无可理喻——少年如此想到


“我是个艺术家Potter!!不是杀人犯——!”他恼怒地站起身回屋,先生没有去追,没过一会儿便传来一阵摔东西的破碎声。他还是坐在椅子上,等声音消停了一会儿才进了屋


这是第两百七十五次


他走过地毯的时候踩碎了很多少年发泄怒气时的东西,除了看见一个明朝的花瓶已经死无全尸时挑了挑眉没有过多的表情。少年坐在钢琴前胡乱地敲打音符,连这个都像是激烈的进军曲


他重击下最后一个音符,尖着嗓嚎叫了一声,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幼猫。先生噙着一抹笑,走过去想和他说话,小猫却机敏地爬上琴身侧躺着,掉在琴面上的小腿晃晃悠悠,绷着脸故意不去理会


“我想你应该知道这台琴不便宜”先生坐在琴凳前望着他,少年白色的衬衫往腰上起皱,露出一小片雪白细腻的肌肤


“那又怎样,你有的是钱”他吊儿郎当的轻哼一声


“我要的曲子呢?”先生抿了抿唇。少年讲话就是口无遮拦,带着他们这个年龄独有的桀骜,每次把他吃的死死的。天知道他有多喜欢这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混蛋模样


“急什么,你要的前一天晚上我再写也不迟”少年又恢复了漫不经心的口吻,朝屋顶伸出手,慢慢撑开五指晃了晃


“Draco,这次的宴会很重要。国务卿和警局都要来,如果你…”先生总是荡漾着柔情的眸子凝固,他微微加重了语气


“如果我?我很累最近,没有灵感”


“你是天才DRACO,天才不会没有灵感”


“你怎么知道我有没有?你又不是天才,你懂个屁”少年放肆地大笑,先生一句话也不说,沉着脸。瞳孔里席卷着压迫的暗潮


“我不懂,所以我臣服与你”他双手捧住少年散在琴架上乱涂的琴谱,是前一阵子大热的圣堂协奏曲,他的手指从凸起的字符滑过,再一次望向他


“你别让我失望”


少年觉得鼻尖有些许酸涩,无力地垂下手臂


“为您效劳”





他们要以前这般相安无事完全是不可能


那位先生在英国的势力只比女王少一级,“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的得到,不想要的东西永远也近不了他的身”,家族最有希望的继承人。硬要定个位的话,可以说是政客和资本家的柔和代表人物


他十六岁的时候参加了钢琴比赛。事实上,一直到十六岁以前他都在学习音乐。他几乎是最努力的学生,最后一场时,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是最终赢家


那个八岁的小孩却夺走了他一生的梦想


“BRAVO!”评委首先带头,热浪一波又一波扑向舞台


小孩弹完最后一个音符,仰起头蔑视了一众选手,那头金灿灿的发被发胶梳的一丝不苟,服帖,贵气。他的家族是音乐世家,父亲是宫廷乐师长,母亲是歌剧名伶,还有一个姐姐学习古典音乐。但他,无疑是整个家族最耀眼的孩子,从小到大集齐的一身宠爱,对于十六岁的先生来说完全无法想象。小孩对音乐是那么热爱啊,演奏时浑身的神采飞扬,指尖敲击的力道和节奏,都是与生俱来。而他对弹琴的印象,只有被家庭教师按在昏暗的琴房里一遍一遍死板地重复乐谱,尽管如此,他还是输的彻底


或者说他这个时代的所有人,都输得彻底


小孩是第一名。没有丝毫悬念。但他似乎对没完的采访和大人的阿谀极其厌恶,一路溜向厅外的后花园,遇见了准备面对一切失败的十六岁少年


“你在玩什么?”小孩清脆地问出声,蹦跳着挤到少年面前


“走开”少年心中正抑郁,他已经彻底无法在接触音乐了,只有听从父亲的话去从政。而且免不了一些人的嘲讽。小孩铂金色的头发很扎眼,他越看越气


“太玻璃心了吧哈利,只不过是一次无聊的比赛……”


“那只是对你来说。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少年气急,额前的一缕黑发随着幅度摆动


“你的名字一直都挺出名。不过,现在是我比较出名了吧?”小孩的语气丝毫不弱。少年不着痕迹地皱眉,他不喜欢小孩子的傲慢无礼


“那请你走开,我要回去了”少年沉着脸,漂亮的翠绿色眼睛微眯,从头到脚都写着不欢迎


“你的眼睛很好看”小孩嬉笑着说到,给他让出一条路。少年只是不满地嘁声,大踏步地走开,还被坏心眼的小孩绊了脚


“再会!哈利”小孩笑眯眯的


少年只是迅速从狼狈的状态恢复,更加快地走过花园,更不想理会恶作剧的小孩


他也不要什么再会,最好永远不相见


名声鹊起需要的只是一场曝光。小孩创作出来的曲子越来越出名,颇受贵族的喜爱。而为平民创作的舞曲也被大家乐意为之。他的作品老少皆宜,如山间的明月和满天星河,去看他一场表演已经是本世纪最难求的一件事


小孩十六岁,是当时的少年那样的年龄;少年二十四岁,事业风声水起


当时的少年在父亲和一众人的扶持下展现出了除音乐之外的经商天赋。他不再为弹错了音而烦恼,面对的是公司的利润分析和子公司的上市计划。这并不代表他不再喜爱音乐——相反地,他渐渐喜欢上了当初那个小孩创作的手笔,只关乎音乐


毕竟这八年他们从未相见


舟车劳顿过后只想好好洗个澡听首小夜曲睡一觉。侍候在外的女仆们窃窃:“今晚上是Malfoy少爷首场新曲公开!好想去啊”“你就做梦吧,小声点,先生才回来” “先生不也是很喜欢他的音乐吗,上次还专门——”


他穿好赴宴时的西装,泠然走过刚刚私语的女仆们出了门


或许听一首好音乐可以缓解他的疲惫


剧场人满为患,这不稀奇。但他总能搞到一张好票,出于他自己的缘故。他坐在安静的二楼包间里喝低浓度的玛格丽特,很是奇怪少年的品味——每次现场提供的酒水都要由少年决定。这里观景角度非常好,他靠在椅背上长舒了一口气,会场渐渐安静


光落在他的脸上,今晚上的少年是温润的,没有无谓的傲气,或许只单单是因为这首安静的曲子,先生支起身子仔细听着,竟然能听出一点怅然的意味


中间部分是落花流水,是朱丽叶坐在河边读十四行诗的诡异美感,就像是有一条星河从心口间缓慢流走


先生睡着了,梦里还有他的音乐


他醒来已经是散场。人差不多都走光了,少年一个人静坐在琴凳上低垂着头


“你还是来见我了”少年突兀的声音在空荡的剧场回响


“我没有说过要见你,别自作多情”先生坐在第一排的正中,心里想着果然还是老样子,说话一点都不婉转


“我为那天的事抱歉,波特先生”


话虽是这么说,少年脸上却只有玩味,他捞起腿坐在凳子上,歪着头朝他笑


“今天的感觉怎么样?”


“今天的你一如既往地恶劣,”先生也学着他的表情,耸耸肩。他很久没做过这么孩子气的动作,面对他却又不由自主


少年不置可否,冰蓝色的瞳孔被舞台灯光照的琉璃异彩


“不过今天的曲子很伤感,最近出什么事了?”


少年讶异地看着先生,微张着总是出口不逊的嘴,眼睛里一闪


“可这首曲子是舞会场的热场曲目,应该很欢快”


“是应该这样,但曲子的演绎和演奏家有很大的关系,你把一首明快的曲子弹的很温柔。这说明你并不开心。这有什么问题吗”


先生从侧面上台,直面着少年亮晶晶的瞳眸,修长的身躯半倚着钢琴


“你是第一个理解的人,波特先生”


“我很荣幸”


少年低着头,轻声,“我很糟糕”


先生觉得心脏有了不正常的悸动,所以又一次不自主地,伸出一只手抚上他的脸。少年讶异地抬头,又泪痕划过的脸庞更是精致易碎地令人怜惜。先生是第一次这样仔细地看着他,他们称赞他的音乐,忘了这张骇世的脸也是不可方物


这个人是个妖精


“你一直都很完美。你知道的,你对于我来说望尘莫及”先生回答他


“你是世间少有的幸运儿”


“不,”少年伸出舌尖轻舐他的手,“你有所不知”



他再怎么也没想到会在前一个小时接受喝彩的地方被八年未见的对手上到说不出话


“你喜欢我还是我的音乐?”


“你的音乐至高无上”





我心中最美的烟火,就在那一场大火中央


少年十八岁,先生二十六岁


少年依旧是雅痞的模样,又更加横行霸道。先生总会为他买单。而他只需要付出一点点他的才华——为他的宴会作一首曲,或者在哪位名贵的交易会弹一次琴,就稳赚不赔


艺术家是高昂的。他的花费大到父亲已经开始指责他奢侈无度,他从不遮掩他对先生的爱,全英国都知道天才是有所属的。哪怕是早就已经定好的婚期,他也戏谑地告诉未婚妻:“我不喜欢女人”


“我知道”


“那你还是要和我结婚?”


“因为我喜欢你,DRACO”


“噢,”他戏剧性地惊讶出声,“poor lady”



他抱着一叠稿子冲向先生的公司,大大咧咧地撞开会议室的门:“快看!我有新的曲子要给你!这是绝无仅有的美妙波特,你听我说——”


一群正因为价格而僵持的会议被他搅和。先生撑着头,那双鲜翠欲滴的眸子同样带着少年常有的戏谑,微勾着唇


“拿来我看看”


少年蹦跶着把稿子拍在他胸前,跨坐在他身上。先生皱着眉笑说他下手没个轻重,单只手搂住他的腰,另只手专心品读着写的乱七八糟的稿子


“你这个字我可能看不太懂”


“那是你蠢!这么美妙的——”


“我知道很美妙,你说了多少次了”


搂住腰的手在少年单薄的衬衣上乱摸。少年咯咯笑着让他专心点,一边又坏心眼的配合他扭腰,会议桌上的老古董们尴尬地想当场碎裂,干咳了几声“那这个我们下次再谈”


“下次不会谈了,”先生轻快地回,“如果不按这个来,说不定下次你们就不会再出现在这里”


他们面面相觑。狼狈着收拾公文包逃开,嘴里念叨着‘不成体统’。少年肆意地笑声清脆,他转头,朝他们做了个鬼脸,放松地趴在先生胸前嘟囔


“你总是这个样子吗”


“失去价值的东西就是都该处理掉”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天赋异禀的人多少有点恃宠而骄,这直接导致了他们生活不能自理。比如说少年,就连鞋带也是先生帮他系,大庭广众之下,身份尊贵的男人为他单膝下跪,神色自然地打上一个讲究的蝴蝶结。少年习惯被他照顾了


而世事难料




他们都说少年不再是天才了。他的创作遇到了瓶颈,总是倒在琴房里昏天地暗的写作,废纸稿铺了满地,他一周没有出门


先生来过问一次,也被无情地拒绝。只好把买给他的的东西放在门口


少年害怕先生。如果自己没有了天赋——


他害怕


先生还是一如既往的工作,吃饭,休息。


而少年精神快濒临崩溃


这个状态持续了半年。直到少年出现在他面前,是从来没有过的失意和狼狈


“我完了”


声音冷透了


“拿来我看看”


先生抿着嘴,安静地望着他


“十年了,DRACO,你或许可以换个工作”


少年不可置信的睁大眼,一度他以为他是他唯一的知己,现在愤怒和火一样獠杀他的心脏,他沙哑地吼出声,带着惯有的傲慢和崩塌了的信心,很落魄


“我不可能这样”


“正因为你每次都这么说,你的才华才会殆尽,DRACO,你别给我闹,你只是需要虚心去学习他人的---”


“我不是你,你没有任何天赋,你不会懂,你只是把你手上的钱翻来覆去的捣鼓,然后用恶心的手段杀人!”


“我的确不懂,但我知道不合适的就要放弃,我只是想让你过的轻松一点。我承认你的天赋,可是,”他无奈地一笑,“可是并没有什么结果,这是事实”


“你厌倦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有多大的勇气才说出这种话,他的骄傲不准他哭


“我没有。我只是感到很遗憾,和失望”


先生居高临下时的绿眼睛会把人吸进旋涡,不留情地搅碎



天才走了两年,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直到先生有一天在花园里浇花看见了他,隐在花丛里,脆弱地美


“回来了?”


“嗯”


他们心照不宣


先生包容他。他们住在一起,少年专给先生创作,虽然比那段黑暗时期稍微好一些,却怎么也比不过他之前的辉煌


少年变得喜怒无常


直到今天——


“为您效劳”


少年反复咀嚼这四个字。先生对他的包容到了无下限的地步,大家都知道他的作品已经不如先前一般,都看着先生的面去捧场


他都知道,但他受不了


跨过一地碎片,他回卧室穿上规整的西装。镜子里的自己眉眼间都是虚张声势的傲气,只有苦笑


他不再是天才了


他走进他的公司,看着他在台上意气风发地演说,头一回没有直接打断他


先生说完最后一个字,掌声雷动


莫名和十二年前的场景很像,是吗?只不过人物互换罢了


先生注意到他,朝他挥挥手,朗声道:“这位大家都认识了。我们的天才音乐家——Draco Malfoy”


人们都看向少年


他没有挑起眉回怼他,难得归顺,弯腰,行了标准的见面礼


“Draco Malfoy,为您效劳”

评论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