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ía

性感Luc,在线发刀

了不起的狐狸papa(1)


·动物AU,妖狐为大理石狐,大天狗为乌鸦
·papa是幼儿称呼爸爸的亲昵方式
·出于情节需要,会无视部分动物科学细节,也会有动物本能描写,如因此有不适请忽略或左上角
·如有雷同,请通知我
·祝食用愉快







每年的倒春寒都不怎么令狐愉悦,不过今年似乎更为艰难--因为妖狐在雪地里捡回了一只小黑狐。


那日是冬至,妖狐和往常一样出去觅食,不过他运气颇为不错的咬死了三只白兔子,天知道大雪里的兔子窝有多难找。


当他正想着怎么处理兔子们更好吃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树洞口多了一坨黑色不明物体。


之所以称其为物体,实在是因为这只可怜的小狐崽已经被冻的几乎没有气息了。


妖狐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他赌黑色物体不会突然发起攻击,因为他还没见过虚弱至此的动物敢在敌人家门口发起袭击。


他小心翼翼地接近黑色物体,惊诧的发现那竟然是一只冻僵了的小幼崽。


妖狐迅速将幼崽叼回自己的树洞,并用毛茸茸的大尾巴紧紧裹住幼崽给他取暖。


不过,这只幼崽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门口呢?在这个天气里,这一身皮毛简直就是活靶子,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马虎的父母!


妖狐一边祈祷崽子快点苏醒,一边耷拉着耳朵将森林里所有适龄的狐狸们全都谴责了一遍,然后他发现,这座森林里根本就没有黑狐。


所以……这个小家伙是个名副其实的黑户?


妖狐看看尾巴里一动不动的幼崽,又看看旁边排得整整齐齐的兔子一家,稍微心疼了下自己的战利品。


罢了,你既然出现在我家门口,那就是我儿子了,以后你就叫狗蛋吧。


这个时候,有了新名字的狗蛋不负爹忘的动了动,他暖和过来了!


狗蛋瞪着黑溜溜的大眼睛,冲白白净净的妖狐虚弱的叫了一声:


mama!



-------


现在让我们把时间线拉回来,不再赘述妖狐到底废了多大力气才让狗蛋意识到自己是只公狐狸并强制他改口叫papa,我们应该烦恼的是该怎么活过倒春寒。毕竟秋天储存的粮食已经被消耗殆尽,物产丰富的夏季还没有来临。


此时的妖狐已经比刚捡到狗蛋那会儿瘦了整整两圈,毛毛也干枯得像秋天的稻草。他甩甩自己不再蓬松的尾巴,又看看窝在角落里睡觉的狗蛋,叹了口气,出去觅食了。


请相信顾家的公狐狸运气不会太差。毕竟在食物短缺的时候可以保持身材,社交季还能去小姐姐那蹭一波同情。然后在食物充足的夏日再补……根本没有食物充足的时候,半大狐狸吃死老子没听说过吗!


总之,总会有狗蛋长大的那一天,妖狐是这么安慰自己的,等到狗蛋长大了他就可以天天吃新鲜兔肉,放心大胆的追求小姐姐们了,毕竟没有母狐狸会喜欢养别人家的孩子。


妖狐带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跳出树洞,没跑两步,就看到了今天的食物。


都说了顾家的公狐狸运气大大的好,大片大片银白色的雪地上那么明显的一大摊红黑都没有被别的动物捡漏。


嗯,那一大摊红黑就是受伤了的大天狗。


妖狐仔细的观察一下仰翻在血冰里的乌鸦,确认他完全丧失了逃脱能力后小心的叼起来。今天他要给狗蛋吃个活物!


狗蛋是个好孩子,每天等papa捕猎回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用餐准备,一点都不用妖狐操心。不过今天,他看着妖狐带回来的乌鸦,显得和往常有些不一样。


他用鼻子拱了拱大天狗,然后兴奋得喊了声:


父亲!


垂死病中惊坐起说的就是现在的大天狗,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个狐狸儿子,尤其是这个便宜儿子还附带即将吃掉他的操作。他挣扎了一下,再一次重伤了翅膀之后直楞楞地躺在地上,不动了。


妖狐仍在震惊的余波中,但他已经反应过来此时是享用大天狗的最佳时机。他轻轻扯了下狗蛋的耳朵,催促他吃掉今日份的能量。


然后狗蛋就生气了:
您怎么能吃掉我父亲!


妖狐没意识到一向没心没肺的狗蛋会有如此奇葩且坚定的想法,想着大天狗也跑不了,那就正好借此机会给狗蛋上一课,告诉他什么是弱肉强食。


和妖狐的爸爸晴明一样,妖狐也是个有教育方法的和蔼可亲的papa。所以他决定先解开狗蛋的认知误区再告诉他正确的动物观。


然后就有了以下令妖狐蛋疼却无法改变后果的对话:


“狗蛋,为什么你认为这只乌鸦是你父亲?”
“因为他也是黑色哒!您是白灰色的才生不出我这么黑漆漆的小狐狸。”
“……还有呢?”
“隔壁叉子叔叔家的木鱼哥哥就有两个爸爸,连叔叔家的蓝毛也有两个爸爸,只有我有一个爸爸,这不合理!”
妖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要不是你这个小拖油瓶我现在不知道在哪个漂亮的小姐姐怀里醉生梦死呢。但他是个好papa,他不能埋怨孩子,至少表面上不能。
他继续劝狗蛋:“这只乌鸦和papa以前捉回来的白兔子没有区别,只不过他是黑色的,但也是食物。”
很明显狗蛋不买他的帐,还非常有道理的回答:“白兔子是白色的,森林里只有他是黑色的动物,所以他一定是我父亲,无论您说什么我都不会吃掉他的!您也不能!您这是谋杀亲夫!”


妖狐仿佛被雷劈了一样僵在原地,他这是丢了小姐姐们,还赔了个自己?他出门的时候隔壁叉子都教了点什么有的没的啊。


妖狐没辙了,因为他既无法让狗蛋理解并证明地上的这只骨折乌鸦和狗蛋没有基因上的相似性,也无法直白的说明他至今单身是因为狗蛋,这会深深的伤害狗蛋。所以他决定做十秒钟的坏papa。嗯,只能十秒钟。


于是妖狐甩了甩尾巴,做出迄今为止狐生中最严肃的表情,用最严厉的声音命令道:“狗蛋,这只乌鸦不是你父亲,所以你今天必须把这只乌鸦吃掉,要不我就把你扔出去,然后你会饿死在雪地里,或者被老虎吃掉。”


狗蛋瘪了瘪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打着嗝断断续续地吼道:“别人家的…小狐狸…都有两个爸爸,只有我没有!木鱼…和蓝毛都…嘲笑我是没有爸爸的小狐狸!您出去捕猎的时候…只有我一只狐在家,树洞外面…嗝…总有大老虎大黑熊经过,还会…还会…特别大声的咆哮…嗝…我都不敢呼吸,怕他们闯进来把我吃掉!现在…我好不容易找到父亲了,您还要我吃掉他!那我宁可冻死…在雪里也不要被嘲笑!嗝!或者被老虎吃掉省得总担心有一天会被捉走!”



妖狐没想到他不在家的时候可怜的小狗蛋受了这么多委屈。在他小的时候总是博雅爸爸出去捕猎,晴明爸爸在家保护他照顾他。当他稍稍大一点就和隔壁的叉子连连一起溜出去偷蛋吃,最大的矛盾也就是分赃不均,第二天还是会结伴一起出去搞破坏。


妖狐现在非常后悔,他不应该当那十秒钟的坏papa的,儿子喜欢这只乌鸦那就养着吧,大不了再多抓两只兔子,没什么比儿子更重要了。只是得记着以后有什么黑色的物体一定不要靠近了,晴明好像告诉过他命里和黑色犯冲的,不过谁让他没往心里去呢。


妖狐把狗蛋脸上的泪水细细的舔干净,再用尾巴把狗蛋身上炸起的毛毛抚平。


“唉别生气了,是papa不好,你喜欢那就养着吧,不过要小心别被他咬到。”


得到了这个保证,狗蛋嗖的一下窜到大天狗身旁,生怕妖狐反悔。


一直在地上苟延残喘的大天狗倒是松了一口气,看情况近期是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那只白灰色的狐狸为什么会有一个纯黑色的崽子呢?





P.s.十分感谢诸位阅读至此,大概会周更,欢迎提出意见,我会在评论区等你呦:D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