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ía

性感Luc,在线发刀

【国庆联文上】乡村爱情故事

太过沙雕,请勿模仿

向夕问舟子:

慎入!为了庆祝国家69大寿,响应乡村振新发展战略,我们不小心写了个沙雕文(不)








1. @青沐也迟 


       我的身世很悲惨。这是真的。


       我娘为了把我生下来,卒于分娩。我在我小的时候被人暗算了,双腿被废,终日生活在那轮橋上。最惨的莫过于我六岁那年,满门抄斩,唯独我被师父偷偷救了下来。我也在这场乱斗中,砸伤了头,迷了好久,以前的许多事情都自己不清了。


(问我为什么还知道自己身世凄惨?)


       师父自从我醒来以后,便每日每夜地和我讲述过去的事。我听着自己过去家族的事就像是在听别人的一样,我为此感到惜,却不曾走心。


       师父带我回的这山,叫三清山,每天都有个长得贼俊的小师兄陪着我。


       师兄知道我的身世以后,便更加心疼我了。每天都给我带各种好吃的,什么莲花酥啊,什么荷叶酒啊,要什么给什么。


       有天夜里,我吵着要去看星星,师兄拍了拍我的脑袋说"傻丫头,今天阴天,看不见星星的。”


      “不要,师兄我就是想看星星啊。”


      “明日再看吧,师兄陪你。”


      “师兄说到做到!”


       然而,第二天仍是阴着天。


      我哭着鼻子说"师兄骗人,说好的今天看星星呢!师兄大骗子!”


      问舟师兄最见不得这个小师妹哭了,立刻心软了下来,也才刚10岁的小问舟对着师妹说,“师妹你看,看着我的眼晴”我一脸不解地呆望若师兄。


       “师妹你看我的眼睛,看见什么了吗?”


       “嗯?能看见我自己啊。”


       “你就是我的星星啊!”


      不知过了几日,师兄带我去云起台看了天上的星星,我靠在师兄的肩头,对师兄说“师兄,我想要什么,你都会给我吗?”


     “当然,师妹想要的都给。”


     “那,师兄我想要你陪我迓遍这世间各地。"


     “师兄答应你”


       第二天,师兄便拉着我到师父面前提议要我二人外出游历。师父怎么可能答应一个十岁的孩子带着七八岁的孩子出去游历。


       于是乎,师妹我又开始哭了。


       问舟师兄捧着一盘红色拔着丝的东西进来了。


     “诶呀老妹啊,你咋又哭了呢,赶快上床上暖乎暖乎,省着冻噌皮了。"师兄的举动让我手中的西瓜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我望着地上碎碎的瓜,十分心疼,眉头紧锁,气呼呼的盯着师兄。 


       师兄终于正常说话了。


      “师妹,你看我刚才学的话像吗?既然我们没办法出去游历,那我便把整个世界带到这屋子里。”












2. @Lucía 


       其实昨晚没有睡好。


       师兄那一大盘子锅包肉实在好吃,撑得我有点消化不良。趴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久,才迷迷糊糊有些困意。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我马上从床板上滚起来,满脑子都是今天要挨罚。然后我才注意到,整个屋子的摆设,好像不对头。


       我最喜欢的小梳妆镜没有了,师兄给我挑的天青色丝绸床帐变成了灰秃秃的麻布,就连喝水的茶杯也变成了缺口的大瓷碗。


       我有点懵。


       我跑出去,一排小土柸房,挤挤挨挨得盖在一起。


       我是不是,被拐卖了?


       “啊!师父救我!师兄救我!”我真的方了。


       这个时候,我看到师兄从隔壁的小土房子里挎着一个破篮子走了出来。我赶紧跑过去抓住他的衣襟,求他带我回家。


       他奇怪地看了我一眼道:“老妹儿,你不给你爹送饭去,搁这念叨什么胡话呢?”


       我…什么?我什么时候又有爹了?还真欺负我是孤儿,是个人都敢当我爹? 


      我生气了,握紧小粉拳就往“师兄”身上砸。反正他现在是隔壁家二狗,才不是宠我哄我的师兄呢。


       师兄为了护住他那破篮子,结结实实地挨了我几拳。他整了一下衣服,还是拉起我的手,带我往田垄走去。


       我有点后悔,师父说过不能随意动手的。


       还没等我愧疚完,我就看到了,在苞米地里,灰头土脸的师父。


       然后师兄把他那破篮子打开,拿出装得满满当当的一大碗,递给我,说,“还愣着干啥呀,赶紧给你爹送去吧。我就知道你又偷懒,特意给叔带的份。”












3. @剪枝理梅 


       我晕乎乎地接过碗给长得跟师父一模一样的“爹”送了饭。


       得到一记爱的夸奖:“丫头挺沙楞啊!”


       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个世界太魔幻了! 


      正所谓身在福中不知福,曾经在宋代,我还抱怨过没有空调冰箱和抽水马桶,现在穿越到这个地方,我开始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恐惧……  


       不能坐以待毙!我默默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按照在现代业余时间看的穿越文的套路,想要过上好日子,就要从小生意开始做起,带领全家奔小康!


       不过……首先,要摸清楚这是什么时代。


       “啥年代?己卯年啊。”这位便宜“爹”本能地根据农历计年方式给出了答案。


       看来只能问问读书人了。


       然而等我将这个想法说出口,“爹”和“师兄”都用像看贪玩的小孩子的眼神看着我。不过“爹”是包容里带着不放心,“师兄”是好笑里带着兴奋?


       “师兄”趁“爹”不注意,附在耳边跟我说:“我明个儿跟你一块去!”


       原来这穷乡僻壤根本就没有什么读书人,要找识字的人,只能走上三十里路到离这里最近的镇上。


       晚上,我用沉痛的心情盯了很久屋里简陋的布置,颇有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感慨,终于因为“爹”怕耗油吹熄了油灯,进入黑甜的梦乡。


       然而等到第二天,我发现不用跋山涉水地去镇上询问教书先生了。


       因为——  


        我又穿越了!












4. @那陵琉璃 


       我知知道各位一定想知知道我为什么觉得自己又穿越了。


       因为,当我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茅屋顶上。可是为什么这房子被大水淹了?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情況???


       这时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二花?二花~二花?哩在哪旮瘩啊?”


       是的,我相信你们都猜到了,没错,这就是我那把我捧在手里拍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师兄的声音。


       无奈,我只好大声喊:“俺在这~“等等,我为什么要说俺?


       饶是先前有了心理准备,看到这一世的师兄,我还是惊的差点跪下。(原来那个温柔可人的师兄你在哪啊,流下两条面条泪_(π_π」∠)_)眼前的师兄赤着上身卷起裤腿,在漫天洪水中撑着一个破木舟摇摇晃晃的朝我而来。


       待我上了船,师兄对我说:“唉,俺就知道,喊你哩大名翠花儿你铁定听不咋清,还是喊二花管用。”“你爹让俺带着大妮儿你找份生计,俺觉着二十里外那旮瘩莲池子最近铁定需要捯饬塘子的,俺寻思着带你去。大妮子你觉着咋样?”师兄撑着船转过头来看着我。唉,对着这双眼睛我实在说不出来拒绝的话。“好叭。”


       于是,就是这一时鬼迷心窍沉于美色,接下来的半个月我都和师兄一起在莲花池里清理被洪水毁了的泥塘。


       唯一能让我庆幸的就是,每天与师兄在这里嘻笑打闹,吃上新鲜的菱角和莲藕了。












5.  @苏慕舟 


      “妹子坐在这干啥呢?”听见问舟,唔,现在也不是问舟师兄了,我听见慕苏哥哥的声音,抬头看着他笑了下,拍拍旁边的石头示意他坐下来。


       远处夕阳火似的将半边天烧得个火红,又将这火焰蔓延到荷塘上来,场面很是壮观。耳边是慕苏哥哥平稳的呼吸声,此情此景似曾相识。


        “真好看。“我说。


        “是啊,这场暴雨也总算过去了。"我偏头,看着慕苏哥哥,他双手往后撑,身体微微往后仰夕阳的残光洒在他的脸上,黝黑的皮肤更显男子气概。


       我脑海里蓦然闪过一些熟悉又有点陌生的画面。那个高耸入云的山上,有两人并排坐着,前面是金色的太阳,耳边是鸟儿的”叽叽喳喳"的声音。       是谁说:"等我找到了,就和你一起去。


       又是谁眼笑吟吟地试探性问一句:“一言为定?”


       慕苏哥哥似乎察觉到我的视线,歪头,问:"你瞅啥?”


       瞅你咋地?我差点就脱口而出。


        “没啥。“我有些心虚,拔浪鼓似地摇头,又想了想,指着前面的荷塘问慕苏哥哥,“为啥这儿有荷花?“听这边的人口音,这里大概是北方地区而荷花是南方地区的植物オ对。 


       “不晓得。“慕苏哥哥耸肩,顿了顿又说,“十多年有外面的人路过,说大概因为这里是个风水宝地。


       这样啊。我点头示意,但没信。不是因为我不信师兄,只是啊,幻境里的人的话怎么可以相信呢? 


       距离上次场景变化也有半个月,我怕不是很快又要离开这里了。        “慕苏哥,要对俺好点啊。"我对着慕苏哥哥眨眨眼。


        “傻丫头,说什么傻话。“慕苏哥哥揉揉我的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夕阳的关系,他的耳朵似乎有点红了。












6. @絮晴 


       结果三个月过去了,我还在这个“幻境”里。


       我躺在床上怀疑人生,我在思考我该怎么出去,毕竟每天捯饬荷塘可不是什么轻松活,我无比怀念三清山的清闲岁月!


       但是我有个愿望!


       我想带着这个肉食系慕苏哥哥回三清山!


       “花儿啊,你睡了吗?”


       “莫得莫得,我还醒着呢。”嗯?我怎么觉得我好像哪里不太对?


       师兄推门进来,他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我,像是等待离人长久不灭的烛光,又像指引方向的启明星。


       师兄笑了,露出他一口的大白牙,说:“花儿啊,我想你了就过来看看你。”


      “莫得……呸呸,没有的事儿,花儿也想你啦。”


       我接过师兄带来的红豆粥,冷静地看着师兄,师兄笑眯眯地看着我,似乎在等什么。其实我知道他在等什么,比较我早就觊觎那什么了,只是原来的师兄实在是可爱,让我不好意思对他干什么,我其实也不想干什么大事情,我只想—— 


      “吧唧”在师兄脸上飞速地啄了一口。


       我觉得我来到这里的唯一目的可能就是把师兄抱回家,就像公主披荆斩棘打败怪物,最后抱回一个骑士作为通关奖励一样。


       “慕苏哥哥,你前世是种子吗?”


       “为什么这么说?”


       “那你怎么能在我心里扎了根呢。”


       “哈哈,那二花儿你前世大概就是叶子了吧?”


       “可是我明明叫二花。”


       “我前世是种子啊,你难道不应该成为叶子同我一生一世吗?”


       师兄……叶子秋天可是会坠落了,你这个是flag啊……  


       我现在无比肯定这是个幻境了,毕竟这这个师兄根本货不对板!虽然真的很可爱嘻嘻嘻……  


       花前月下,气氛正好,我觉得差不多是时候该跟师兄谈谈“我的奖励”了。


        正当我一口气喝完红豆粥,豪迈地把碗拍在桌子上的时候——






转下:【国庆联文下】悬疑爱情故事

评论

热度(19)

  1. 絮晴向夕问舟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Lucía向夕问舟子 转载了此文字
    太过沙雕,请勿模仿
  3. 青沐也迟剪枝理梅 转载了此文字
  4. 橘森淮南向夕问舟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苏慕舟
    我该说什么。 恩,后面剧情高能
  5. 剪枝理梅向夕问舟子 转载了此文字
    国庆联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