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ía

性感Luc,在线发刀

【国庆联文下】悬疑爱情故事

和我一起吸师兄_(:з」∠)_

向夕问舟子:

1. @青沐也迟


       谢天谢地!终于,这梦醒了! 


      我痴痴地望着天花板,旁边的师兄模样的俊俏小哥一直盯着我看。小哥的脸十分眼熟,却总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你是?”


        “我是你的问舟师兄啊,师妹不记得我了吗?”


       我恍然发现……原来自从掉进了幻境以后,身体也跟着倒下了,这一昏迷就是十年,当年的可爱ớ ₃ờ正太的师兄,如今也十分的英俊潇洒,和我幻境中见到的差不多。幻境里的师兄整日穿着极其简朴,平日去地里干活也是弄的满身的泥,自然是无法和眼前这穿着妥帖,潇洒英气的师兄联系起来。


       那…幻境中的事情,真的只是幻境吗?冥思苦想之间,头痛欲裂,眉头又紧锁。师兄看着我不舒服颇为担心。


       “师妹,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师兄一把将我揽在怀里。


        我按着太阳穴细声将我这些年幻境之中的事情一一和师兄说了。师兄听后并不觉惊讶,在我”无敌撒娇”以后,师兄终于说了原因。原来让我陷入幻境的竟然是那盘锅包肉!


        当年师兄为了让我更真切的感受到各地的风土人情,在那盘锅包肉中加了点致幻的药。没成想,师妹我嘴馋得很,把整盘的锅包肉都吃光了,顺便舔干浄了盘子,这オ让我皆睡十年才醒。


        师兄宠溺地说:"师妹,这十年你一直躺在这床榻,未曾亲身去过各种地方,你可想弥补这遗憾?”


       “无论去哪里,师兄都陪着你。” 


2.@Lucía


       “无论去哪里,师兄都陪着你。”


        我后背一凉,这句话在我听来如同鬼魅魔音。毕竟上次的锅包肉实在不是什么好体验,并且直觉告诉我,这事儿还没完。


       我僵在师兄怀里一动不动。师兄安抚性得拍了我两下,见我没反应,有些无奈似的道:“师妹,先放开手,师兄还没说完呐。”


       此刻静夜沉沉,浮光霭霭,冷浸溶溶月。


       在清冷月华下,师兄的头顶慢慢冒出了两只雪白的耳朵,身后也出现了好几条毛绒绒的尾巴。


        所以,师兄他是,九尾狐妖???


        我一肉体凡胎见到这样的景象着实吓了一跳,其实还有些想去数数师兄的尾巴到底有没有九条。


        师兄见我痴傻模样既担心又委屈,纠结着眉毛问我:“师妹,你不喜欢大理石狐吗?”


        得嘞,师兄还真是把老底都掏出来了。那蓬松的,顺滑的,雪白中夹杂着几缕淡灰的毛毛让我摒弃了所有杂念。


       有什么事情是撸一条尾巴不能解决的吗?如果有,师兄那还有另外八条呢。


       我沉迷毛毛不可自拔,师兄的呼吸却越来越沉重。半晌,他红着脸道:“师妹…我的毛快让你薅没了…”


       好像动物的尾巴都是敏感处呢,我才想起来小时候爹爹带我去打猎时候讲的小细节。


      我强装镇定地走到屋子的另一端,那边书桌上的笔墨纸砚四书五经摆放得整整齐齐。      嚯,感情还是个经典狐妖书生故事。


      我笑嘻嘻地故意逗他道:“师兄,每天念这些个你不烦呀。等你考上功名到了那金銮殿,被皇上的龙气吓得露出原形咋整啊?”


       师兄麻溜地把耳朵尾巴都收了回去,摊开手道:“谁说我要考功名了,那都是给你准备的。怎么样,我这个竹林小屋布置得不错吧。”


        这…还真是蒲松龄先生的非典型套路啊。


3. @剪枝理梅 


        “所以……师兄你到底背着我看了什么奇奇怪怪的话本?”我眯了眯眼。


        “只是一时好奇,略微翻了翻。”然而师兄脸上的红晕却让这话失去了可信度。


        “哼哼!”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我放过这个话题,转而问道:“师兄,你这样算不算妖精?”


        “我不是你的小妖精吗?”


        很好,你的话本我会没收的。


:)


        “师兄,你会点石成金吗?”


        师兄一脸窘迫,挠了挠头:“钱财乃身外之物……” 


       “意思是不会咯?”


        生气,只想撸毛绒绒!╭(╯^╰)╮


        第二天清早,我走出房门晒太阳,正好遇到了晨练结束的雪青师姐,她从当年的小萝莉出落成大姐姐了。


        “师妹,你醒啦?身体还好吗?”


        “好得很。”可以打叶问舟几记粉拳出气。


        师姐显然看出了我脸上的小情绪,抿唇笑了笑:“别生气啦。当年你一睡不醒,问舟师兄担心得不得了,翻了很多菜谱,给你做好克化的食物;还根据穴位图让我给你按压穴位,尝试能不能刺激你醒过来;并且每隔一段时间让我给你按摩,以免你醒过来之后身体僵硬……”


        “自那以后,问舟师兄总是尽量把下山办事的任务交给我,就是为了更好地照顾你……”


        这些事情,我昨天醒来之后师兄半分也不曾向我提及。  


      一时竟是心潮起伏。


      ……  


     所以,都是我太贪吃惹的祸?总觉得“小馋猫”这口大锅是别想摘掉了。


(╯‵□′)╯︵┻━┻  


       说曹操曹操到,等到发现的时候,师兄离我们已经很近了。


       “你们在说什么?”


4. @那陵琉璃 


       师兄掀开门帘走进来,手里端着菜食进来了。


       吃的!吃的!看到吃的我终于想起,自醒来我还没吃些什么,肚子里空落落的,好想吃一碗爽口的冰雪冷圆子,撒上舂杵青梅糖月桂,那碗当真让人欲罢不能。


      “师兄,师兄,有没有冰雪冷圆子咧,我好想吃一碗啊一”


       “你呀,想什么呢”师兄笑着说,“刚醒来,脾胃还弱,不能食用寒性食物,我这里准备了些温补的饭菜,你可以吃些。”


      “噗~”雪青师姐在旁边笑出了声,“还是你师兄照顾的你周到。”


      “师姐你说什么呢,我的师兄不是你的师兄吗,你们哪个不对我好~”


       雪青师姐笑的更不怀好意:“那哪能一样,你问舟师兄啊~”        


     “雪青你快去忙吧,师父刚交代给你的事不能怠慢。”


       雪青师姐笑吟吟的走出房间,临走前对我抛了一个媚眼,用口型对我说"加油呀,拿下师兄"。这个媚眼让我一个激灵。不,不会吧,雪青师姐,她不会也是狐狸吧!我这是掉在狐狸洞里了?等等,聊斋故事里不都是狐理化作美人和书生一夜风,陪书生到书生取得功名,到我这又是什么戏份?我是书生师兄是那美人?这么想也不错哎,ớ ^ờ,


       我正这样想的出神,耳边传来声音:“师妹-,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再不吃饭菜可就凉了”,我抬头看到师兄在我几厘米的地方,如玉细腻的脸庞近在眼前,眼角余光中可以看到师兄又露出了他的九条毛绒绒的白色尾巴,他的眼神不似从前那般干净明澈,带着魅惑的光直直的看着我,我看的痴了。。。


5.  @苏慕舟 


       我受了蛊惑一般,愣在那里出了神,师兄见我没有反应,无奈地笑了下,柔声道:“你怎么了呀?这么大个了莫不是还要我喂?”


       我看着师兄的眼睛点了点头,不知怎么地便开口道:“师兄不会不想喂我了吧? 


      “怎会呢?”


       师兄眼睛里紫色的媚光若隐若现,他手持莲子粉粥,一步步靠近我,白色的尾巴快活地摇摆着。我不知为何有些害怕。


       我怕什么呀?眼前这个长着耳朵尾巴的人是我的师兄叶问舟,一切都结束了,我很安全啊。


       正当师兄要用汤匙将饭塞到我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避开了,师兄有些惊愕地看着我,我不好意思,不再与师兄目光接触。


       “师妹,你……”


       “师兄,我还是自己来吧。"我听见我自己这么说。


       师兄将莲子粉粥递给我,也没再问什么。


       我接过粥,似乎想起什么,说:“看着这莲子粉粥,我倒是想起了一首词。”


       “什么词?”


       “问莲根,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荷花生莲,莲心苦,知为谁苦?“我一边搅动手中的粥一边说,"后面还有一句,可惜忘了。


        师兄看着我惋惜地叹了口气,伸手将我额头的疙瘩抚平,说:“荷花根为藕,藕断丝还连,丝为谁连?”


       看着师兄那晃动着的尾巴,我想起了一句话,便笑了出声。


        师兄见我笑了,挑眉问:“我可是哪里说错了?”


       “没有,一点错也没有。师兄,其实我真的很想一直陪在你身边,你知道吗?”话刚落,我便将手中那碗粥扔在地上,我依旧没看师兄的眼睛。        “只可惜,我不能啊。”


6. @絮晴 (两句车,慎入)


       师兄微不可察地后退了一步,复又走上来紧紧抓住我的手,他神色焦急得接近疯狂,说:“师妹我喜欢你,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我怎会不知道,”这个幻境是假的,可是幻境里的真情从来都假不了,不管是在哪里,师兄总是护着我,宠着我,“师兄你该醒了,我是来找你的。”


       “不,我不要醒来。阴阳相隔……我绝不要回去……”师兄放开了我的手,一步步后退,眼珠变得通红,似他真的就是个狐妖一般。我知道他想离开这个房间,我心里有些急了:要是他真的逃出去就来不及了,下一个幻境他可能就不会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这个幻境是蛊毒造出来的幻境。


       我想起我和师兄说我想吃莲子粉粥,可是没等师兄熬好,我已经倒在了地上,我听见他压制不住的惊慌,他说“师妹没事的,我带你去找唐医师”,他不断地重复“一定没事的,等你好了我们还能继续游历”。


       我迷迷糊糊听着他说话,心里止不住地辛酸,师兄虽然在安慰我,何尝不是在安抚他自己?我蛊毒爆发浑身像虫蚀,他却比我更难受,有时候我在想,说不定师兄宁可替我受苦,也不愿意在旁边看着我一点点衰败下去。


       可是我宁可自己痛苦,也不愿意师兄受一点点伤害。


       我在睡梦中昏昏沉沉,梦里有无尽的黑暗,但是哪里都有师兄的声音,我开始分不清是不是师兄在唤我醒来,我觉得自己醒了,但是听到的只有师兄的呜咽声。


       “要压制蛊毒她就只能一直昏睡,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


       “唐医师,我想……换蛊。”


       “不行!”唐晚词一口回绝,“当时我答应过她的,绝不给你们换蛊。”


       “其实我已经知道怎么换蛊,只是有几处不甚明朗,若是唐医师不肯帮问舟,只不过是有些危险……”


       “但是我,一定要换……”师兄抚上我的脸颊,语气十分坚定,“不换,那师妹随时都可能离开我。孤雁不独飞,我绝对不一个人苟活……” 


      “要是世间男子都有你一半好,世上还哪有什么毁诺城……就让我食言一次,我帮你们换蛊!”


       师兄是大笨蛋!


       我在梦里急得团团转,直想坐起来揪着他的大马尾骂他,换了蛊我会好受吗?我不如现在一头撞死算了,师兄你不就是仗着我现在不能动吗!


       我在梦里看到一条蛊虫,它张开血盆大口要把我拖下深渊,既然如此,你不如借我一份力量,让我把师兄赶出去。我觉得我也是昏了头了,我居然看到蛊虫的眼神颇有兴致,它松开了口,团成一团,把我紧紧卷住。


       我进入了二层梦境,是我所能够掌控的幻境,我知道我只有一次机会,要是师兄的幻境蚕食了我的,我就失败了。


       是了,我想起来了一切,师兄却迷失在这个幻境里。


       但我更着急的是,师兄只差一步就成功换蛊了——他成了狐狸的样子,这绝不是我幻化出来的。


       我急得向前走了一步,师兄却退后了两步,我条件反射地想拉住他的衣袖,他却像受了惊吓一样,狐尾一甩打在我的手背上。我吃痛地收回手,趁着他担忧地走回来的时候,一把抱住他。


       我还是仗着师兄对我的怜惜的,这么抱住他,他必不可能挣脱我,就算他想逃也不可能把我推开,因为他对我从来就不会用蛮力制胜,他只会像现在这样,犹疑着,警惕着,轻轻环住我的腰,给我一个熟悉的回抱。


       我慢慢地顺着师兄的狐狸尾巴,他因为之前地情绪激动炸了毛,让我有些好笑又有些心疼。顺了一会儿,我竟然忍不住落下泪,我都干了什么?我怎么会把温文尔雅的师兄逼成这么警觉又小心翼翼的样子?


       “师妹?”许是我的眼泪打湿了师兄的衣襟,师兄头向后靠了靠想看看我是不是哭了。这么丢人的样子我怎么能给他看到,我用手盖住的师兄的眼睛,看到他微微张口,似乎想接着询问,我色心一起,干脆覆上去堵住了他的话。


       师兄环住我的手一紧,大概是以为自己唐突了我又松了松怀抱,我有些生气他明明就喜欢我,却总是事事过于周到,失了亲密。我带着些许怒气狠狠咬了下他的下唇,他更加不解地又松了松怀抱。


       生气,师兄不解风情怎么办,急,在线等。


       我另一只手拉过师兄,紧紧靠在他怀里,他似乎终于明了了,放下了一直以来的礼数,我终是得到了一个满意的拥吻。


       “师兄你要回去了。”


       “不是我,是你该回去了。”师兄把我推倒在床上,他拉下我的手,我看见他眼里的不舍,却没有后悔,“回去之后,帮我跟师父说声对不起。” 


      我没有回话,扯着他的衣领迫使他俯下身来,他温热的鼻息扑撒在我脸上,简直是诱惑我继续索取他的吻,唇齿之间,他似乎说了“师妹,我是真的喜欢你”。看来是我太过矜持了,他竟然还有说话的机会,而且一个交付身心的吻还不足以说明我的心意吗?


       不知道是谁先动了情欲,我只知道衣衫早已褪去,我揽着他的脖子不让他有任何深思的机会,承受他卸下礼节后澎湃的爱意。


       “换蛊我不后悔,我只后悔没能早点与你互通心意。”


       “我也不后悔,”我指尖描上他的眉目,他的眼尾细长向上挑,有着无限的风情,“毕竟我,本来就应该在这幻境里。”


       我左手一一拂过他九条尾巴,在他慌乱的眼神中,尾巴和狐耳皆已消失,我扯出一个微笑,师兄的眼中似有哀求,我却像那话本中的薄情郎一样,对他的诉求不为所动。


       我知道,在他意乱情迷的时候,他就输了。


       我到最后,也不过是仗着他对我的情,才险胜一着。


       “你该回去了,”我紧紧抱着师兄,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抱住他了,真是不舍得,可是幻境就是幻境,师兄他不应该为了我而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我不后悔,我会一直在这里,等哪天你找到解蛊毒的方法了,我们一定会再见……”


       “……在真正的星辰下。”想了想,我又补上了这一句话。


       幻境崩塌,师兄终于是离开了,我穿上师兄的蓝衣白褂,一个人坐在黑暗里,耳边是无尽的嗡鸣,眼前是五彩斑斓的光斑,我也不知道我死了没有,但是我要是死了,黑白无常应该会来勾我的魂。


       我蜷缩着,一遍遍地想着师兄,想着我们青梅竹马,想着他在幻境里与我一世又一世,好像也没觉得太难熬了。 


      我想着,要是能再见到师兄,我一定要跟他说对不起,我总是太过任性,害他跟着我提心吊胆的,想着想着,我便沉沉地睡去。


       我是被嗡鸣声吵醒的,睁开眼睛却不再是一片虚无,是我怀念的天青色丝绸床帐,嗡鸣声退去,我被揽进一个日思夜想的怀抱。师兄的声音激动得发抖,他说:“你醒了,我终于……终于把你找回来了……”


       “有莲子粉粥吗?”我应该是高兴的,高兴得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居然还落下了泪,“我饿了。”


       这一场噩梦,就像从来就没有发生过。


本次活动策划@Lucía


第五棒中的词其实是元代的曲,是给【假】师兄设的坑,由于第六棒选手脑回路过直,没有get到暗示,所以bug了。


下次活动应该在元旦,敬请期待!

评论

热度(20)

  1. 絮晴向夕问舟子 转载了此文字
    是我,直女,没get到暗示,把第五棒选手的棒子丢出去,捡了根棍子一路跑到终点
  2. Lucía向夕问舟子 转载了此文字
    和我一起吸师兄_(:з」∠)_
  3. 剪枝理梅向夕问舟子 转载了此文字
    国庆联文(下)
  4. 青沐也迟向夕问舟子 转载了此文字
  5. 橘森淮南向夕问舟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苏慕舟
    疯狂挖坑 心疼絮晴